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509章 玄虚幻境

作品:美女校花的修真高手|作者:请叫我小纯洁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0-09 22:32:20|下载:美女校花的修真高手TXT下载
  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何妨一试?这四个字出口,便已将生死看淡,只剩下一往无前的决然和自信了。

  姬梦辰的神情略显错愕,慢慢旋过身,美目牢牢盯着林宇那张波澜不惊的脸,仿佛是要从对方身上搜寻出丝丝年轻人的锐利,但她却很快就失望了。

  林宇的脸色平静、目光平静,貌似做出这个决定,完全是经历了深思熟虑的结果,绝非在对方的激将法下意气用事。

  老谋深算、阴险狡诈......

  姬梦辰不由得联想到了这两个词,感觉自己就好像面对着一头狡猾的老狐狸,而非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,内心竟然对林宇更多了几分兴趣。

  高手过招,方才有意思嘛......孰胜孰负,犹未可知!

  “好啊。”姬梦辰稳了稳心神,不由得莞尔轻笑,“真不愧是睥睨群雄的华夏天骄,连具体怎么回事儿都不问,就敢应承下来,见识了。”

  张碧瑶俏脸变色,急迫道:“先生,你可不能......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,肯定有阴谋......”

  林宇轻轻一摆手,示意她别多嘴。

  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,这道理谁都清楚,他历世这么多年,大风大浪见了无数,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会不懂呢?

  初见姬彦淮时,老东西满口拒绝,恨不得将林宇等人撵出凤鸣山。及至姬梦辰突兀的冒出来,迅速改口,仿佛梧桐子对岐州姬家已经不值一提了,恨不得双手奉上来似的......

  糊弄鬼呢?这里面必定有隐情!十有八九是个大坑!

  熊四五这么大岁数,表面憨、内心却着实不傻。他见张碧瑶还有再劝的意思,便笑呵呵开口道:“丫头,你也不多说了。岐州姬家那是什么身份啊?西周皇族后裔,学透了姜太公的精髓,钓鱼喜欢用直钩,这就叫......愿者上钩!”

  明知道是火坑,偏偏让你不得不跳,这才是水平啊。

  姬家老祖宗姬彦淮听了不高兴,当即把眼一瞪:“瓜娃子,你在这儿冷嘲热讽跟谁俩呢?欠抽了是不是?”

  熊四五咧嘴露出大板牙,笑了笑,贱兮兮的模样:“前辈,我这分明是夸岐州姬家行事光明磊落嘛。旁人家干了缺德事儿,都恨不得藏着掖着,您家就不一样了,恨不得史册留名,留给未来子孙歌功颂德......”

  “你他妈......”姬彦淮前半句听着还顺耳,后半句脸就绿了,当场爆了粗口,龇牙瞪眼的抢前两步。若非熊四五又灵巧的挪到了林宇身后,肯定在大殿里就得打起来。

  “老祖宗,请息怒。”姬梦辰淡声道,“您这么高的地位,同这种憨货动手,岂非自损了身份?”

  姬彦淮也知道正事要紧,经她提醒,又恰好给了个台阶下,这才忿忿的收了手,却兀自恶狠狠的瞪着熊四五,恨不得扒了这货的皮。

  事实上,对凤鸣山而言,熊四五的真正靠山并非江南林子轩,而是川西熊家。

  虽说熊家那位隐世多年的老祖宗熊泰安小气又抠门儿,为了换回自己重孙子就只愿意“出个锤子”,可只要不是傻子都该清楚,熊四五倘若真在岐州出了事,川西熊家不可能置之不理。

  开什么玩笑?

  熊四五年轻时也是华夏修真界独领风骚的人物,更是川西熊家数代以来的天资最高者,怎么可能真像表面看起来那样,没人在乎他在外的死活?

  胆敢跑到姬家墓园撒尿闹事,却没被大卸八块扔去喂狗,反而生龙活虎的嘚瑟,原因哪般?世人只看到了熊四五的脸皮厚,却没意识到人家背景是真的深啊。

  若非如此,就凭他嘴巴这么贱,也早就被姬彦淮剥皮抽筋了......

  姬梦辰又道:“林子轩,其实你无需担忧。我姬家这方小空间,名为玄虚幻境,只要拥有纯粹的姬家血脉,便能轻松打开空间之门。届时,我会与你同行,助一臂之力。”

  林宇抬起脸,意味深长的瞧着她,表情似笑非笑:“听你这么说,我反而更担忧了。”

  常言讲:无事献殷勤、非奸即盗。虽然姬梦辰从始至终不愿承认,但林宇足有九分把握,在伏虎崖杀掉萧风桀嫁祸自己的人,就是姬梦辰!

  这样一个心机深沉、暗中使绊的倾城女子,会甘愿帮助自己?可别说什么“被他迷住了”之类的鬼话,那是哄傻子用的......

  姬梦辰面色微滞,旋即眸底沁着几分薄怒:“姓林的,你还真是不知好歹啊。莫非在你那里,本小姐就做不出好事来?只会占你的便宜?”

  林宇毫不犹豫点头:“嗯。”

  姬梦辰:“......”

  这人怎么有点儿实在?双方互相给个台阶下,一笑泯恩仇,不好么?

  “好吧,我当然也不能白白帮你。”姬梦辰有点儿郁闷,忽而觉得自己陷入了全盘被动,却还只能硬着头皮开口,“你要为我做一件事。”

  林宇长松了一口气,好像如释重负。

  姬梦辰扯了扯唇角,白皙的俏颜都隐隐泛了青。

  按照她的预先设想,本应该是自己主动提出帮忙,而后林宇感激涕零,表示若有差遣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,然后她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,轻飘飘、慢悠悠的提出要求......

 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?反倒是让自己变成一副乘人之危的小人嘴脸了?

  姬梦辰不禁有点儿郁闷......

  林宇径自道:“也别藏着掖着了,有来有往这很公平,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  姬梦辰很不喜欢对方这种调调,就跟等价交换似的,让她的优势荡然无存。

  “天色已晚,诸位今天先好好休息吧。”她故作轻描淡写的说道,旋即转身冲着下人吩咐,“给几位贵客安排住处,准备酒宴招待,若有伺候不周,按族规严惩!”

  侍立左右的姬家族人恭声应命:“是。”

  “诸位,凤鸣山风景不错,尽请观赏,只不过......也要守规矩哦。”姬梦辰很刻意的瞪了熊四五一眼,使得后者猛打了个哆嗦。

  旋即她被轻飘飘转身,冲着姬彦淮微微点头,恭敬道:“老祖宗,您先请。”

  如此一来,恰好避免了自己作为晚辈独掌家族权柄、却将老祖宗架空的尴尬,又重申长幼尊卑,可谓滴水不漏。

  姬彦淮的身份摆在那里,面对一群小辈人物,即便身为主人,也没有打招呼的必要。他手缕胡须,没好气的低低闷哼,便转出门去了。

  姬梦辰低眉颔首的跟随其后,两人行出很远一段距离,走在前面的姬彦淮骤然停下脚步,挥手释放场域,禁锢了这一小片空间。

  “丫头,方才闲人在场,我不方便问。现在就你我二人,倒想听你说一说,究竟怎么想?”姬彦淮皱着眉头,闷闷不乐道,“你真要领林子轩入玄虚幻境?那可是咱们姬家的祖地,数千年绵延至今,非我族血脉万万不得入内,更何况是华夏妖孽一个异姓?这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,想当初即便是云州的姬冥阳,在凤鸣山外跪了七天七夜,苦苦哀求,我都没点这个头啊。”

  姬梦辰规规矩矩站在那里,眉眼低垂,不动声色的问:“老祖宗,那您可还有其他的法子?”

  “这......”姬彦淮手捻胡须,犹疑良久,最终颓然叹了口气,“我知道,我是没资格管你的......非但是没资格管你,更没资格拿祖宗法度压你......”

  姬梦辰忙道:“老祖宗,您可别这么讲,梦辰是您带大的,但凡是您的吩咐,我绝不敢违逆。”

  略一停顿,她又缓缓开口:“倘若老祖宗觉得此事不妥,行不通,我这就折回去,请他们离开,绝无半点儿犹豫,请您明鉴。”

  “不不不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你这丫头聪明,比我这把老骨头强多了。我不信你,还能信谁呢?”姬彦淮赶紧摆了摆手,原本紧绷的脸颊也涌现了一抹慈祥的笑容,“丫头,你身上肩负着中兴之任,我断然不敢拖你的后腿。只是有些事,望你能三思而后行。

  老祖宗年纪大了,气血衰朽、头脑愚钝,偶尔固执一些,你也莫要见怪。现在无非就是想要再问问你,林子轩不入玄虚幻境,那......凤凰经......当真就拿不到么?”

  “拿不到。”姬梦辰回答得很干脆,“老祖宗,您也该清楚,涅槃火绝非先天境所能抵挡得了的......焚身必殒命,祖祖辈辈早就留下了无数的惨痛教训。我不入地仙,就扛不住涅槃火,拿不到凤凰经。我拿不到凤凰经,就入不了地仙,这是太明显的悖论。

  我原本苦苦思量,打算趁林子轩虚弱,将他杀了,夺取无根之火。纵然想要炼化无根之火危机重重,却也是唯一的法子。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了解,我发觉,想要在人间界杀他,太难、太难了!”

  姬彦淮蓦地一惊,微眯起了老眼:“莫非你我联手,也杀不了他?”

  “东海望断崖矶那一战,我亲眼所见。即便那小丫头不在关键时刻出手,林子轩也死不了。”姬梦辰抿了抿樱唇,意味深长的提醒,“老祖宗,您别忘了,他是从哪来的。”

  姬彦淮慢悠悠的往前踱了两步,歪着脑袋思量半晌,表情怅怅然:“真是麻烦,这小子......好难对付。”

  “老祖宗,我走了捷径,但林子轩没有,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半神强者啊,而且是全球当之无愧的第一人。我唯一拿捏得住的倚仗,就是这姓林的并非毫无下限之辈,相反......他比外界传言的更宽厚、更善良,甚至更怜香惜玉,这才是他最大的弱点。”姬梦辰唇角荡漾起了一抹盈盈笑意,“只怕连林子轩自己都不清楚,他那诡异的愈合能力从哪来的......人间界,自然有人间界的规矩。而这里的规矩,又恰恰如此清晰。”

  她的美眸如星辰大海般深邃,悄然闪掠过异彩,红唇轻启:

  “在这里,生命是一条永不回头的河流,死了就是死了。一个早已死掉的人,又怎么会被杀死第二次呢?”

  姬彦淮的身体狠狠一震,顿时只觉得一股凉意自脚底蔓延而起,迅速蔓延过脊背,通体生寒!

  “是啊,一个早已死掉的人......”他微微颔首,低声道,“丫头,既如此,你拿捏分寸吧,我也就不拦你了。”

  “老祖宗,您大可不必为此忧虑,我们现在选择的,已经是最稳妥的一条道路。”姬梦辰没有自家老祖宗那么多的忧虑,反而显得无比轻松,“我此前从未料到,林子轩竟会有求于我们,此乃天赐良机。借他之手,拿到凤凰经,不用负担丝毫风险,何乐而不为?”

  姬彦淮深深吸一口气,赞同的点了点头:“是啊,同中兴大业比起来,区区一颗梧桐子,反而是显得微不足道......”

  岂料话音未落,姬梦辰便低低嗤笑:“呵,我可没打算把梧桐子给他。”

  姬彦淮愕然瞪圆了眼,难以置信的瞧着姬梦辰。

  这丫头的心思,往往会出乎他的意料。这又是想做什么,难道......还打算空手套白狼?我滴乖乖,这心可真够大的啊。

  姬梦辰道:“老祖宗,我无非就是需要利用林子轩罢了,至于这梧桐子,乃是家族重宝,怎可与人?”

  “但如此一来......”姬彦淮言下颇多犹豫,“以那妖孽的性情,势必要大闹一番。他身旁还有两位半神强者,哪怕你我联手,都未必能收拾得了惨剧。”

  “他不会有那样的机会了。”姬梦辰美眸轻眨,白皙的俏脸泛起了丝丝蔑然,“人间界杀不了他,玄虚幻境里,也杀不了他么?所以我才说,老祖宗根本无需担忧,因为我就不会让他活着离开那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