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023:当街调戏

作品: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|作者:席妖妖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0-09 22:32:15|下载: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TXT下载
  那是一位心性纯善,性格柔和的女人,自嫁于宋青之后,就在府中相夫教子,极少与姚家有所牵连,即便是每年回姚家探望,也只是与母亲私下里闲谈几句,与族中的兄弟姐妹都不甚亲密。

  因此即便是英国公府没了,她在广义侯府也不会遭到折磨。

  至于其他的出嫁女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好些即便是为夫家生儿育女,这两日也相继被休弃赶走。

  这并非就是古人愚昧,即便是放到现代,恐怕很多人都是这种做派。

  谢琅若是知道,应该也会冷眼旁观。

  对于别人的婚姻观,她很少去发表一些看法。

  当初你以家世逼迫对方娶你,就得做好后台倒塌后所面临的惨烈结局。

  当初对方能看在你的家世娶你,等你家世不在,对方就有可能抛弃你。

  这一日,宫里放出了一批宫女,之前皇宫里有宫女近八千人,此次按照年龄,放出去了近三千,这些都是被家中父母给接走的。

  至于出宫后的命运如何,那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,谢琅并没有强制她们必须离开,若离宫后无家可归,自然可以留下来。

  “双喜,你在宫里照顾好谢宸,朕带人出去走走。”

  双喜一听,赶忙道:“陛下,您要出宫?”

  “对,不用你跟着。”

  “……是!”虽然不放心,可陛下就这么说了,双喜自然不敢抗旨。

  谢琅是带着两名禁军微服出宫的。

  自从姚家成擒,盛京的气氛倒是变得活跃不少,街头巷尾都能看到不少百姓走动,摆摊的也随处可见,比起之前兴盛热闹许多。

  这几年因姚家势大,但凡在外看到合心意的东西,从来都是以掠夺的方式得到,因此不少的百姓都不敢在外摆摊,一些个漂亮的公子小姐更是不敢在外抛头露面。

  此时她身穿一袭大红色衣裙游走在街头,看着两边古朴的建筑,虽说瞧着是具有很强烈的年代感,可却也给人一种很破败的感觉。

  这还是在大周的京师,其他地方恐怕更是破败。

  自己目前居住的皇宫是精致奢华,可再瞧瞧盛景街头两边的建筑物,堪堪只能说是整齐。

  至于其他的优点,真的看不出来。

  也就是跟穷乡僻壤似的,半点繁华也不见。

  可即便如此,街上来往的百姓也都是挂满了笑容,似乎是脱离了牢笼的鸟儿,自由奔放。

  来到一家酒楼,店小二热切的应了过来。

  “哎哟,姑娘里边请,您是在楼上还是楼下?”

  还未等谢琅说话,就瞧见楼上有四五位穿着华丽的公子哥说说笑笑的下楼,身后还跟着一位愁眉苦脸的店小二。

  “啧啧,这是谁家的小娘子?长得可真是标致。”

  “放肆!”站在谢琅身后的两名换了装的禁军上前两步,高声厉喝。

  因是陪同谢琅微服出宫,两人身上并未佩刀。

  大周律法,禁止除官府之外的人,佩戴刀剑招摇过市,否则必会遭到官府通缉。

  再者,铁器乃朝廷管制,且刀剑的价格昂贵,寻常人家根本就买不起,家底殷实的身边自有仆役跟随,只要你不招惹官府中人,遇到打架斗殴时间,只能拳拳到肉,安全性要高很多。

  “嘿,感情你是不知道小爷是谁,瞪大你的狗眼看着,小爷我可是……”

  调戏于谢琅的公子哥话音未落,就被身边的一位紫衣男子在后脑勺上很很的拍了一巴掌,打的这位纨绔一个趔趄,差点没摔个狗啃屎。

  “梁燕云,你干什么?”纨绔公子前冲两步好不容易站稳,摸着被打疼的后脑勺,气的脸红脖子粗。

  梁燕云却没理会自己的好友,反而双手恭敬的抱拳,冲谢琅深深作揖。

  “陛……”看到谢琅飞了一记眼刀,他赶忙改口,“黄姑娘,我这友人只是嘴巴偶尔会犯浑,人却是不错的,还请黄姑娘海涵,莫要与他计较。”

  谢琅挑眉轻笑:“为何不计较,看年纪他应该比我还大。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,反而让我这个弱女子不与他计较,天下可没有这样的道理。他是谁家的?”

  梁燕云嘴里泛苦,却不敢不回答,“他乃吏部侍郎于大人的幼子于永慈。”

  其他几位公子哥见梁燕云对谢琅的态度,心里也在狐疑对方的身份,可一时间真的没有往当今女帝身上想。

  毕竟女帝之前都是傀儡,在朝堂上和一团空气没什么区别,即便是逢各种国宴他们也会跟随家中父辈去开开眼界,介于当时的女帝胆小软弱,全程都是低眉顺目的坐在太后身边,想看到她的真颜,还是比较难的。

  如今的谢琅明媚优雅,本就不俗的相貌,因气质的改变,大放异彩。

  两相对比,很难联系到一起。

  “于华安,我记下了。”谢琅点点头,视线落到那纨绔公子哥的身上,“这可是顶风作案啊,嘴贱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“……黄姑娘教训的是。”梁燕云还能说什么。

  原本他也不会认出谢琅,可架不住谢琅身后有一位禁军关融,是他兄长的好友,之前他在自家府中见到过对方几次。

  大周护卫皇宫的禁军,基本都是从世家大族里走出去的,这些人并非族中的嫡系,一般都是旁支或者庶出,在家族中没有什么出头之日,才会苦练武艺,加入禁军。

  在大周嫡庶很严格,明令禁止,嫡妻死后,妾不得扶正,更不可宠妾灭妻,寻常人家被发现会面临杖责或者是罚款,甚至是充军流放,朝中官职在身的就更严重了。

  而庶出的孩子只是嫡出子弟的附庸,没有继承家族资产的资格,且即便是嫡妻无所出,也绝对不允许将庶子变成嫡子。

  因此,成为禁军,就是一条很好摆脱家族牢笼的路子。

  梁燕云出身武将世家,兄长在多年前被送到军营历练,也是在那里和关融接触多了,成为了好友。

  虽说关融是关家二房的庶子,人却很不错,自己小时候也没少受关融的照顾。

  “仗着自己的家世,就敢公然当街调戏女子?”谢琅上前,抬手拍了拍于永慈的肩膀,“那若是你爹不是礼部侍郎后,你会怎么样?”